寡婦的怨氣

一個老朋友,慌慌張張的打電話給我說:「老師,不好了,我老公家出大事了。」

我說:「什麼事?」

她說:「我老公家連著死人,一個接一個,而且幾乎是兩、三個月就走一個,現在已經死了五個了。」事情真的還蠻大條的。

雙胞胎

接到一通電話,是好幾年前的一位客戶打來的,打來有事相求,順便謝謝我,我還沒會過意來,謝我什麼?經過他的說明,讓我憶起了幾年前的往事。

幾年前朋友介紹他的一個朋友來找我,他這位朋友結婚多年都沒生小孩,所有的醫院都看遍了,太太的肚子就是沒動靜,只好找上我來了。

他說:「結婚好多年了,都沒有小孩,我是單傳,『孤仔』,所以家人都好急,而且沒有小孩,家庭的壓力好大。」

軌道

一個老友來找我,他原來是做很單純的行業,但是他的能力很強,尤其是業務能力超強,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顆善良的心;他來找我已是晚上我要休息了,但是每次他來找我,我都不會拒絕他,因為他很善良,最難得的是,他很強的,他不論是卡得一身牛鬼蛇神,或是一堆有的沒的,他依然不會變,他的心不會變,他的行為舉止不會變,這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

記得有一年的一天,他來找我,他問我:「我的同學找我去開公司,我可不可以去?」

我說:「去試試吧!可以試的。」他就毅然決然的跳過去了。

心想事成

每個人都會有很多的慾望和心裡想要的東西,但是每個人卻不知道心裡想要的東西會不會實現,我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心想事成」。

我從小在基督教待了六年,每個星期天,我都要去教堂做禮拜,我都會提早半個小時到,誠心誠意的跪在主耶穌面前,誠心祈禱,祈禱祂讓我今天可以拿到「奉獻盤」,因為我的家裡缺.....東西,我必須要添購。(每次拿到奉獻盤,我都會抽一點錢,放到我自己的口袋裡,這是我家裡的收入來源。)

六年了,整整六年,我風雨無阻,六年!從小一到小六,每個禮拜,耶穌都如我所願,讓我拿到奉獻盤;長大了,知道當時那樣做是不對的,開始懺悔,祈求耶穌原諒,再來做好事彌補,但是這也是心想事成,不是嗎?

替代方案

有一對朋友,都是女兒身,但是一位是女兒身、男兒命,所以交了一個嬌滴滴的女朋友,這一對看起來非常的登對,而且「男的俊」、「女的媚」,看起來非常舒服,一天兩個來找我,女孩想要諮商。

女孩說:「老師~其實我從小到大一直很坎坷,不順........」

我說:「還好吧~妳比起其他人來好太多了。」

蒙古大夫

有一個太太,算是我的常客,現在也變成好朋友,可是她的先生卻很鐵齒,她也很困擾,因為身為妻子的她,也不願見自己的丈夫這麼辛苦,每個月都要借錢周轉,錢老是追不上她用錢的速度,負債越來越多,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突然她傳簡訊給我,說她的先生願意來見我,如果她的先生,有不禮貌的地方,叫我不要見怪,我心裡想,不會的,如果她的先生鐵齒,就像狗狗一樣,我不說話就是了,很多狗狗來諮商不說話的原因,大多是因為主人鐵齒不相信,我碰到「人」鐵齒不相信,就學狗狗一樣,不開口就是了。

約定的時間到了,見到好友的先生,很斯文的一個人,很有禮貌,心地很善良,其實她忘了一點,因為她的先生心地很善良,是不會不禮貌的,一個先天心地善良的人,只要對方還ok,他是做不出不禮貌的事,也說不出不禮貌的話,因為他不忍心去傷害別人的。

神想的和人想的不一樣3

諮商一位女士,她一看就是個老實人,很溫柔很慈祥,說話不溫不火,感覺如沐春風。

每天進出各大保險公司,早上的心情都忐忑不安,因為不知道今天要面對的是什麼人、什麼怪事、什麼疑難雜症,而且保險公司的業務員,有的有一定職位了、有一定成就了,自然會有另一種氣質;其實我喜歡諮商有「病」的,而且「病」得很重的,就是「運」不好的,越不好越沒關係,因為「運」不好的人,「人」比較低調也比較好相處,我相信醫生應該也是像我一樣的心情吧!

她敘述著她的事情,結果論,就是不順,先生是學校教官,工作也非常不順,每天都有小人、家長、同事,小報告不斷,而她也是超不順。

神想的和人想的不一樣2

一位女士來找我諮商,我問她:「妳要問什麼咧?」

她說:「運不開,不順,而且莫名其妙的是我的土地還有在繳貸款,雖然不是很正常,但還在安全範圍內,銀行卻非拍賣不可,我苦苦哀求銀行,但銀行執行要拍賣,而且拍賣了幾個月,終於拍賣掉了,我真的很沮喪。」

我說:「你的土地不是普通人住的,是神住的,而且拍賣掉不只一間,應該是兩間。」

神想的跟人想的不一樣

話說有一個女孩,跟我說:「老師我下個星期就失業了,老闆叫我走路了,現在在辦交接。」

我說:「我記得我上次不是叫你不要辭職?要忍耐嗎?」

她說:「我沒有辭,只是我找了別份工作,我去試做,結果被我們老闆發現了,所以就叫我不用來了。」

世上只有爸爸好

她很可愛的問我說:「老師!你可不可以再幫我男朋友看一看?他從退伍到現在已經好幾年了,連一個工作都找不到。」

我心想:「唉!真是不該雞婆,但又不忍心,我說好吧!」

我跟她男友說:「你是單親?」

養女命

常常參加各大、小公益活動的一位我忠實粉絲,有一次帶狗狗來找我諮商,當我把狗狗的話都翻譯完畢後,因為和她已經熟了,剛好說也奇怪,正好中午空檔,大夥兒在聊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因為我在諮商時,我的分寸一直守得很好,星期一~星期五,白天諮商人、晚上諮商狗;假日諮商狗。因為「人」要收費,狗、貓、動物完全不收費,而且族群我把它分的很清楚,雖然也有重疊,但不多,可是這位小姐,可愛、真誠、熱心,我實在忍不住。

我跟她說:「妳的母親或是阿嬤,誰是養女?」

她說:「我阿嬤和我媽都是養女。」

小姐身,丫鬟命

命有好多種,每個人先天生下來,皆是註定的,有的是皇帝命、有的是乞丐命;有的是小姨子命(小老婆命)、有的是丫鬟命;有的大小姐命、有的是少奶奶命;你是哪一種命呢?為什麼叫小姐身、丫鬟命?聽我道來。

有一個朋友,有一天來找我,和她的先生一起來,她的先生就抱怨起她來,說他們早上為了趕時間,不得不選擇在住家街口的早餐店吃早餐,而先生知道太太不喜歡吃這一家的早餐,就已經事先跟太太打了招呼,說:「因為今天趕時間,要趕去見老師,所以妳就將就的吃這一家。」太太也應好,結果太太點了一個「吐司捲什麼的」(我忘了),因為她不喜歡吃那家的蛋餅,她嫌那家的蛋餅皮太硬,所以她千挑萬選,選了一個「吐司捲起司」,沒有蛋餅皮,結果送來的是一份外表是蛋餅皮,裡面包著土司和起司。

先生說:「我一看,整個傻眼。」太太說:「老闆,你送錯了。」而老闆說:「沒有送錯,吐司捲起司就是這樣。」

求子

去年去泰國給四面佛還願時,跟我去的一個女生,她此次去是去求子,她之前懷過一胎,在五個月時小產,還是男胎,結果小產之後,一直都沒有懷孕,所以她去的目的就是求子。

到了泰國,她迫不及待的就去求,只見她很虔誠的跪在那一直喃喃自語,萬般虔誠,我就在旁邊看,耐心的等,等四面佛有何指示。

只聽四面佛說:「她上次懷那一胎時,有個小男孩撞到她,動了胎氣,所以流產了,而那個小男孩的....嗯.....用「業障」來說好了,那個小男孩的「業障」還停留在那個女生的肚子裡,所以不會懷孕。」

從輕量刑

有一對夫妻來諮商,諮商了很多事情及問題,最後他們問了他們自己的小孩子,兩個都是女兒,當他們寫到第二個女兒時,我問他們:「你們第二個應該是男孩,為什麼不是男孩,而變成女孩?」

太太說:「對呀!我也以為是男孩,因為懷孕時的感覺,和第一胎完全不一樣,結果,前幾個月照超音波,醫生都說看不清楚,到第六個月才確定是女孩。」

我覺得不對,我得仔細查一查。

喝涼水都會噎到

一個男生來找我諮商,他來的時候,很沮喪,臉很臭,我問他怎麼了?他說:「老師!我非常不順,不順到喝涼水都會被噎到。」

我聽了,回想起十年前的我,也是喝涼水都會噎到,背到家了;因為我抗命,那個時候我不想做專職的寵物諮商,只想做業餘的,一路背,背到快跳樓了,所以我將心比心,我了,我了。

我說:「少年ㄟ!沒關係!慢慢來,我幫你查一下。」

生不出小孩,為什麼?

有一個女生,結婚五年了,都沒有懷孕,一點消息都沒有,來找我,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說:「老師!我想生小孩,我結婚五年了,都沒有消息,我的先生是獨子,背負著傳宗接代的責任與壓力,我的壓力真的好大。」

我聽了,我就跟她說:「把先生帶來。」

她問:「為什麼?」

怨氣@

有一個女孩子來找我,一坐下,就有股好深的怨氣,好深好深。我心想,奇怪?這麼一個漂漂亮亮的女孩,怎麼有那麼深的怨氣?

我等她開口,她都不開口,那只好我先開口囉!

我說:「妳憂鬱症得多久了?每天都有按時吃藥嗎?」

六度空間的對話

每到中午就覺得有點昏昏欲睡,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是體力不支,所以也不敢吃太飽,在有點睡意下,輪到一個四十出頭的女孩諮商,她一看到我,就開始掉眼淚,她一面掉眼淚,一面很直接的跟我說:「老師!我想知道我的父母過得好不好?」

我笑一笑,我跟她說,我試試看,我請她寫下她父母的生辰八字,和往生的時間,還有名字,只見她很期待著一直看著我,我不禁問她:「妳為什麼想知道你的父母過得好不好?」

她說:「因為我們以前感情很好,非常好,他們相繼過世,我很捨不得。」

婚,到底是結還是不結?

在台北諮商時,輪到一位年輕、又很陽光的女孩,一進門就給了我一個好燦爛的笑容,彷彿陽光般溫暖,好開朗的女孩,只有二十出頭,正是一朵盛開的花朵,她一屁股就坐在我對面,睜著大眼看著我,等待著我要說什麼。

我笑著看著她,我說:「妳的身上有一個人庇佑著妳,所以妳讀書的時候不用很認真,都能一路平步青雲的過關;妳工作時也一樣,妳不用很認真,妳都能過關;每個月都有業績,只要去開口,就有業績;但是,妳切記,這個好運到妳結婚時就終止。」

她很緊張的說:「老師!真的耶!我每天都過得好快樂,我只要開口就有業績,超順的,已經好幾年了,為什麼?又為什麼只能到結婚?」

迷途的羔羊

有一位母親讓我諮商過,問起她的兒子,我直接跟她說,她的兒子要注意了,他已經學壞了,而且應該已經碰到毒品了。母親當場淚雨如下,哭著說:「他真的已經學壞了。」央求我可否帶他的兒子來見我,我和她說,看緣份吧!如果他願意來,又剛好我有時間,就是因緣聚足了。

那天電話響起,母親高興的說:「老師我在你諮商室門口,我兒子竟然願意跟我來,他來了,我以前求他去找誰他都不願意。」我說:「這就是因緣聚足了。」

見到母親的兒子,一個好俊俏的大男孩,才17歲,正是青春花樣年華,我請母親先離開,讓我單獨跟他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