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無此人

諮商到一位婦女,怎麼樣都找不到她,她的地址都不對,我就問她:「怎麼都找不到妳?」

她很可愛的說:「誰找不到我?」

我說:「你不是要諮商嗎?」

吵死人

今天在員林,本來要坐區間車到高鐵烏日站,再搭高鐵回高雄,但到了員林站,剛好有一般火車自強號開往高雄,於是猶豫了一下,就跳上火車,直達高雄了,也省了轉車的辛苦,還省一些車票錢。

車子到了新營站,有一個婦女上車,坐在我旁邊,我看了她一眼,繼續睡我的覺,正要閉上眼睛時,卻又看到一個男生跟著她,那個男生緊貼著婦女,我心想你不嫌擠嗎?

那個男的一直看著我,我心裡告訴我自己,絕不管閒事,睡我的覺。(那男的...中於開口了.....)

遲來的後悔

一個歐巴桑,在我們家外徘徊了好久,差不多有2個小時,孩子們發現後,問她要幹什麼,她說她要找我,孩子們說,沒有預約不行,一定要預約,她說她已經好幾天沒有睡覺了,所以她想來問問看為什麼。

孩子問她是怎麼知道我的,她很寶的說在電視上看到的,孩子又問,那你怎麼知道老師有看人,她更寶的說,老師都會跟動物說話了,更何況是人,或是神,或是鬼。

孩子說,就衝著妳這麼說,我幫妳找我媽,就這麼樣的把歐巴桑帶來到我的面前。

為什麼不來拜我

有一位女士來找了我三次,可是每次都陰錯陽差的沒有碰到面,但她不放棄,又再接再厲的跟我約時間,我真的是被她的誠意感動了,希望能幫她查到她的答案。

這一晚,她坐在我的對面,我跟她說:「如果緣份到了,就可以把妳的問題找出來,如果緣份未到,就沒辦法了。」

女士說:「老師!我知道!我不會放棄的。」

社交恐懼症

現在科學越來越進步,醫學越來越發達,很多醫學名詞都很新鮮,有的聽都沒聽過,真的很佩服這些醫生,要應付這麼多的病人,還要應付這些因為文明而產生出來的疾病。

有一個媽媽帶著她的兒子來找我,請我幫她看這個小孩發生什麼事了,媽媽說兒子生病了,得了社交恐懼症,這個兒子每天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要一跟人群接觸就會不安、發抖、說不出話來等等的症狀,很傷腦筋,讀大學也因為這樣而休學了,現在在看醫生,醫生斷定他得了社交恐懼症,現在在吃藥,治療中。

我看著她兒子,長得很斯文,也蠻乖的,我來仔細幫他看一看。現在應該正是青春年華的年齡,不敢出門真的也是很可惜了一個年輕人。

七爺,饒了我吧

去單位諮商一個年輕人,三十出頭,長得好高,有快190,很優秀,年紀輕輕就升為主管,非常年輕有為。

我問年輕人:「你要問什麼?」

他說:「老師!我只想問一個問題,為什麼我沒有感情?」

擋人財路的土地公

有一個也認識一段時間的朋友,他來找我諮商,他是一個很厚道的年輕人,為什麼說他厚道,因為他會為神明找台階下。

之前認識他時,他來找我諮商了很多次,他也有跟我去泰國,也有去求去拜四面佛,也有很誠心的去許願。

他去許願回來之後,依舊很努力的在做他的事情,但似乎是沒有起色,而且時間久了,眼看一年快到了,真的心裡很不好受。

盡忠職守的土地公

我每年都一定會去南投紫南宮拜拜,也會每年都去跟紫南宮的土地公借錢,也許有很多人會認為說,去借錢的人那麼多,土地公怎麼會照顧到每一個人,不騙你,真的,祂老人家就是這麼的照顧到每一個人。

我白天平均一天要諮商十個~十五個人,一個人是半個小時,有時候我諮商到某個人時,就會感應到他有南投的土地公幫忙,甚至在諮商時,土地公還會來插話說,他哪裡要改進,他哪裡做的不對之類的。

甚至土地公還會提醒說:「他今年沒來跟我借錢,他今年的運不好,賺錢運不好,沒來借錢,所以我沒有理由和藉口幫他。」等等...

落跑的土地公

蘭嶼,是一個風景非常優美的地方,有時候覺得它是「失落的角落」,如果環島一周,用面紙擦臉,面紙都不會黑,還是潔白如淨,一點汙染都沒有。

在島上,到處可看到三五成群的當地人,圍著小桌子開始喝酒,從早上喝到晚上,有時候看到他們這樣子喝,這樣子過日子,會很忌妒,忌妒他們怎麼可以這麼的「放下」,這麼的「今朝有酒今朝醉」,這麼的「只有今天沒有明天」。

記得有一年,大約民國八十年左右,台東的紫玄宮的濟公師父到蘭嶼超渡,濟公師父環島一周,三天三夜沿路超渡,將沿路的孤魂野鬼、沒有主的、沒有家的冤魂,把他們帶回濟公師父的家,那一年剛好我有碰上,也有參與,也跟著濟公師父環島一周。

失志的神明(下)

我問:「王爺!您為何嘆氣呀?」

王爺說:「我在總廟時,我是最努力的,只要主乩起駕,大部分都是我下駕下來,不論辦任何事,只要是信眾的事,我一定都全力以赴,不敢怠慢,每一個信眾都很滿意。」

朋友說:「對呀!我們就是去那間廟問事情,很準,而且很靈,後來那裡的人就印王爺的相片給我們,我們就拿著這張相片回來供奉。」

失志的神明(上)

「一時失志不免怨嘆,一時落魄不免膽寒,那通失去希望,每日醉忙茫,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時起有時落,好運歹運,總嗎要照起工來行,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贏。」

這首歌,今天要獻給一位神明,一位失志的神明。

昨天到一位好友家去幫她安座,安四面佛,把四面佛請回家,另外又到她的公司去安四面佛,她又另外請一尊四面佛到她先生的公司,四面佛安好後,我就跟她去跟土地公參拜,土地公的旁邊有一張相片,是一張王爺的相片,我也照樣參拜,參拜完,我們就回到她先生的辦公室。

醫生緣

昨晚接到一個認識多年的好友打電話給我,我曾經看著她風光,但也看著她落魄,她風光的時候,我為她高興。可想而知,風光時就代表著她的運勢沒有生病,當然是不需要我這個醫生,因為她是很健康的;但當她漸漸走下坡時,她的運勢生病了,而且越來越嚴重,她想到我了,可是她不好意思來找我,因為她在健康時,醫生(我)提醒她的話,她都沒有聽進去,現在生病了,才會想到醫生(我)曾經提醒她的事情。

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像正常人一樣,身體處在巔峰時,怎會想去看醫生,更別提健康檢查了,只有生過病的人,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才知道要養生,要預防重於治療,因為生病真的很痛苦。

處在平順的人,是不需要看醫生的,這是很正常的,很多人都是不順了,而且還要超級不順,才會去找人算命,問神之類的,但是千萬不要病急亂投醫,那是會繞遠路的。

錯誤的決定

昨天晚上諮商結束,我去買麵包,高雄有一家麵包還不錯,店名叫淺草,均一價15元,俗擱大碗,裡面各式各樣的麵包、蛋糕都有,每樣才15元,生意好的不得了,我只要有空,都會去那邊血拼,買個麵包,也是我生活中的娛樂。

正在挑選麵包時,旁邊有一位女士也在挑選,她也正專心的挑選,她的身邊多了一個人,那個人是她的姐姐,一個已經自殺20年的姐姐。

這位姐姐拜託我跟她妹妹說,她不要進去塔裡,她要在家裡,她要她的先生、女兒繼續拜她,她不要被放進塔裡,她要繼續守護著她的女兒,而這位姐姐一直拜託我。

惡馬自有惡人騎

白天去上班時,到一個單位,而這個單位的經理是個女生,她沒有報名,她幫她的先生報名,所以她的先生來諮商,而這個經理沒有來諮商,但是到最後我要離開時,她跑來跟我致謝,我問她為什麼要來跟我致謝?她說因為我幫她出了一口多年來的怨氣。

這位先生長得相貌堂堂,而且有著滿腹的理想和抱負,但是他就是無法離開他住的那個鄉下小鎮,只要他一出去就發生事情,不是出車禍就是住院,屢試不爽,所以搞得他心慌慌的,每次出去都怕怕的,但還是會出事情。

他說:「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出不了方圓一百公里,為什麼?」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晚上快十二點,電話響了,很少有人這麼晚打電話給我,心裡有一股不祥的預感,恐懼的氛圍莫名的襲捲而來,接了電話,只聽見電話那端傳來我的好友哭著說:「老師!我媽走了,她走了,她真的走了,我的心好痛......」

母親、媽媽,這個名詞對我來說,好陌生,好遙遠,但又好近、好親密;陌生、遙遠,是因為我對我的母親一點印象都沒有,在我還不到2歲時,我的母親就離開我,因為子宮頸癌往生了,在我的印象中,我沒有從我的口裡、心裡叫過一聲:『媽!』

而「媽」這個字,又好近,因為我生了三個小畜牲,每天聽他們在叫我,但是叫的聲音、音調,又有分別,尤其是最小的那隻畜牲,分別最大,對我不爽的時候,「媽」這個字簡短有力,音非常短,稍縱即逝的感覺;如果要錢的時候,長而往上揚,尾音拖不完,直到錢拿到手。

抓姦在床

「杜莉德老師!救我!我現在在警局,我外遇被我先生抓了,我是XXX。」

晚上收到一封簡訊,看了簡訊內容,嚇了一大跳,趕快回撥,對方有接電話,問了她的狀況,她還在警局,被先生抓姦在床,證據確鑿,賴也賴不掉。

她求我幫她,讓她的先生不要提告,因為對方是老師,她說如果她的先生提告,會害了這個老師的前途。

運好不怕命來磨&命好不怕運來磨

到底是運好不怕命來磨?還是命好不怕運來磨?

這兩句話的意思,第一句:運好,不怕命來磨,就是天生的命不是很好、坎坷、挫折很多,但是運氣很好,一路上都有貴人相助,所以都能一關一關過。

而另一種命好,不怕運來磨,就是天生的好命,命底很厚,但是運氣不好,都會有飛來橫禍,從天而降,只要做事、出門都會有不順心的事情發生,而且不順的事層出不窮,如此周而復始。

情何以堪(下)

兒子開口了。

兒子說:「我的致命傷在肚子,不是頭,我的肚子到現在都還很痛。」

媽媽說:「是啊!我們到現場去的時候,他被方向盤和座椅夾著,動彈不得,花了五十分鐘才拖出來,我們去的時候,他還會動,拖出來時就不怎麼動了。」

情何以堪(上)

半夜接到一通電話,一個辛苦的媽媽、獨立扶養了三個孩子媽媽、幫先生還了n次賭債的媽媽、哭得肝腸寸斷的媽媽,打電話來,她的大兒子出車禍往生了,在元旦那一天出車禍,送醫急救後,無效,撒手人寰了。

這位媽媽一直問我:「老師,我該怎麼辦?我要怎麼活下去?我的希望都在孩子身上,現在他走了,我要怎麼辦?」

真的!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希望,不論他們曾經是多麼讓父母失望,但是父母很快就會忘記失望,馬上又燃起另一份希望。

前兩天坐高鐵到台北,由於坐高鐵的時間過了上下班顛峰時間,所以人很少,坐高鐵也是我的樂趣之一,可以閉目養神,可以胡思亂想,可以整理已經很繁亂的思緒,也可以和朋友傳傳風花雪月的簡訊,總之,可以暫時離開正常軌道,得到另一種的放鬆。

在台南站,我的旁邊坐了一個年輕人,照理說,這種時間的空車旁邊應該是沒有人的,這個年輕人坐下來時,我還得移動放在座位的東西,實在是有點不情願。

車繼續開著,只見年輕人拿出一本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拿出來唸,我看了之後,道是引起我對他的好奇心,這麼年輕的小孩,怎麼會唸普門品,我們家的那些死孩子,都是看吸血殭屍。於是,我就開始偷瞄他,看他唸著唸著,就寫起來了,他寫了一個字,「觀」,好大一個觀字,而且四四方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