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諮商完,隔天我們就立馬搭國內線的飛機飛往南京了,在飛機飛了一陣子之後,就到了發飲料的時間。

空姐推著飲料車到我座位附近時,我聽見空姐問我後座的旅客:『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飲料?』

此時只見後座的乘客回答:『隨便!』空姐說:『沒有隨便!』

乘客又說:『那就來杯果汁吧!』空姐說:『你要什麼果汁?』

乘客說:『有什麼就給老子倒什麼。』於是我就看空姐到了三杯飲料給他…

過不久,空姐又問我前座的一位乘客:『先生,請問你要喝什麼飲料?要蘋果汁、柳橙汁還是鳳梨汁?』

前座的這位先生回答說:『給我一杯水蜜桃汁!』

聽完前後兩位乘客與空姐的對話,我真覺得很新鮮,但也很無言。

後來,我的朋友拿出自己的杯子跟空姐說:『麻煩請幫我裝滿白開水!』於是空姐就幫她裝滿了。

我的先生看了之後,也跟空姐要了一杯白開水,我先生接過杯子馬上喝了一口說:『怎麼這麼燙?怎麼這麼燙?』

空姐聽到了說:『你不是要白開水?白開水就是燙的阿!』

我先生指著飲料車上一瓶半開的水說:『那這是什麼東西?』空姐說:『這是礦泉水!』

隔沒多久,又有一位乘客跟空姐說:『麻煩給我一杯雪碧!』只見空姐動作非常迅速的左手拿起紙杯,右手拿起雪碧,很豪邁的像是倒開水般的嘩啦啦的倒入紙杯,才倒了一秒鐘,冒著氣泡的雪碧就這樣溢出一半在地上,但這空姐也很鎮定,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繼續把那杯雪碧給裝滿拿給了那位先生,至於溢在地上的雪碧就等它自己蒸發了。

他們國內線的飲料車是會來回的幫乘客補充的,我的朋友總共喝了兩杯白開水、兩杯鳳梨汁和一杯柳橙汁,不過這還不算什麼,我前座的乘客總共喝了八杯的雪碧。

還好大陸的飛機上沒提供紅白酒,要不然我的先生肯定也要喝它個好幾杯才會甘願。

可能我坐華航的飛機坐習慣了,華航的飲料車是只推一趟的,其他如果還要喝什麼得必須再跟空姐說,這跟大陸比較不一樣,這次真的覺得很新鮮,沒想到坐各國內線的飛機,也能遇到讓我心情愉快的人間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