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依稀記得是夏天,一對年輕男女到諮商室來找我諮商,女孩子穿著一件細肩帶小可愛配緊身牛仔褲,穿著非常大膽,旁邊的男孩則是西裝筆挺、一表人才。一個放蕩不羈、離經叛道的女孩,臉上及眼神清楚的散發著「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態度和氣息。

這就是八年前的「財妹」!

當我諮商這一對年輕男女時,我第一句話劈頭就問:「誰以前待過詐騙集團?」

那位年輕男孩默默的舉手說:「是我!」

我又問他:「你和有夫之婦交往?而且現在還正在交往中?」

男孩點點頭,我看了坐在一旁的年輕女孩說:「你就是那個有夫之婦囉!」

女孩點點頭說是。

這個從頭到腳完全叛逆的女孩,來這一世,就是來受感情折磨的,她的父母都是公務員,非常正派且樸實的教師,我和女孩說:「你呀!妳應該去給別人做養女的,因為你有養女命,你這一輩子都會住在別人家,都不是住在自己家!」

女孩用力點頭說:「我的媽媽是養女,她從很小就過繼給人,過繼給甲仙鄉的洪鄉長家做養女,我是長女,所以我從母姓。」

我接著說:「你的人生啊!你不知道欠了多少男人的債,你還有離家出走的業障,還有拋夫棄子的業障,妳這輩子啊!要還男人的債啊!還有一堆婚外情的業障啊!」

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說:「我18歲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男生住台北,高中畢業我離家出走跟他去他家住,我爸媽快被我氣死了,離家出走一年之後回家,沒多久就認識我先生結婚生了個兒子,因為我先生愛賭,非常愛賭,我報復他,我就在外面到處玩,這個男生就是我現在的男朋友。」

諮商完之後,這位女孩過了一陣子打電話給我,說她跟那愛賭的先生離婚了,兒子給了男方,她準備和現在的男友結婚了。過沒多久她生了女兒之後,跟第二任先生離婚,把女兒留在男方家。(跟第二任先生的狀況財妹之前有發佈過文章)

她蹉跎了她的黃金歲月,虛擲了她的青春年華,又搞出了一堆的業障,先天的業障還沒還完,又搞出了一堆後天的。有一天,她抱著最後一線希望來找我,她哭著跟我說:「老師!我真的無路可走了,我唯一引以為傲的靠山,我的娘家也破碎了,我爸爸有外遇,我媽準備要出家了,我又跟我第二任前夫離婚了,天地之大,卻沒有我容身之處,我現在不知道我要怎麼辦?」

我跟她說:「你要不要先住在我家,我家很窮,我什麼都沒辦法給你,我現在發願要幫寵物諮商,之後要幫流浪動物蓋流浪動物之家,上天給我這個使命,剛好你來和我一起打拼!」

她說:「好!我願意!我發願,跟妳一起打拼,我要來消我的業障,我要用最短的時間來把我的業障消掉!」於是,兩個業障極深的人就這樣結合了,一個我、一個女孩,從此開始了我們新的生活。

她帶著我北、中、南跑,全省巡迴諮商,不管是早上天還沒亮,或是半夜錄完影,她總是一個人開著車載著我,當助理趕場,因為我自己都是負債億元以上的人,我也沒有能力再多請人了。她跟了我到今天七年了,她沒有支領過半毛薪水,都是我身上如果有點錢的時候,趕快給她幾千元零用。

後來我們又開始帶團出國,泰國團、香港團,她從接洽旅行社訂機票、飯店、行程,到接受報名、辦理出國簽證手續,到帶著團員們一團一團的出國,這之間受到了極大的挑戰,旅行社的刁難、機票一位難求的窘境、當地飯店、導遊的配合衝突等等,她都咬著牙一一克服了。

四年來,有這麼多的人可以在她的堅強毅力下得以跟著我們到泰國參拜四面佛、香港參拜黃大仙,去諮商、去許願,祈求四面佛、黃大仙的幫忙,更有不知道多少人得以完成心願,得到四面佛跟黃大仙的幫助。她一個人在烈日下拆、裝、綑綁包裝金身,看著大家請金身回去,她可以幫助團員,因為團員們得到了神佛的承諾,一方面又幫助了流浪動物,只要有人請金身,成立流浪動物之家的目標又更進一步了。

她看著來求神的人得到了四面佛的承諾,尤其是她常接到電話,聽到有求子的、求業績的、求賺錢的、求身體的,回台灣之後實現願望了,得知有其中團員許的願如願以償了,她就可以興奮上好幾天,令她為之振奮的支持,覺得她的辛苦都煙消雲散了。

有多少午夜夢迴時,她受了委屈,她被人誤會,她自己默默的獨自哭泣,她真的有過不去的時候,她來跟我訴說她的委屈,我總是安慰她說:「因為妳有業障,那些說妳的人,就是上天派來幫你消妳業障的人,他們用他們的福報,他們說妳,就是幫你消妳的罪孽!」

她很可愛的說:「那就來打我吧!盡量來吧!這樣消更快!」她就笑了,又露出她那燦爛的笑容,她放下一切了。

103年3月29日星期六,『我想要有個家_台中太平流浪動物之家預定地動土活動』,這個家要動工之際,幕後功臣是這個『女孩』,這七年來,不曾間斷、真真實實奉獻出自己的女孩,財妹!

在這裡,再一次的感謝大家,感謝所有幫這個家建立一磚一瓦的有緣人、善心人士,感恩大家!因為有你們才有這個家,再一次的感謝大家!我和財妹如果以後要去賣肉包或是賣水餃,或是做其他的小生意,請大家記得要來給我們捧場哦!

ps.那些照片是財妹的人生三部曲:

第一部曲:我剛認識她的時候,她在外面胡搞亂搞的時候。

第二部曲:是她剛和我北、中、南巡迴諮商時,剛和我在一起打拼的時候。

第三部曲:就是現在的她!反璞歸真!相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