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又到大陸出差,去一個我從來沒有去過的城市,就是貴州!在我的記憶裡,貴州是非常模糊的印象,因為以前讀書時,地理也沒唸好,歷史也沒唸好,再加上現在年紀大了,在記憶中已經是沙沙沙的影像了!

而這幾年都是去上海、北京之類的地方,這一、兩年才又接觸到四川、成都、重慶,都還算是大陸的一線城市,少碼也有二線,聽說貴州是三線城市,在我的印象裡,只有一片片的黃土高原。

而在飛機已經慢慢下降,遠看已看見地面時,確實是一窩一窩的黃土,也確實是一堆一堆的沙丘,一望無際,我幻想著以前那裡的人們是如何的生活,看著盤旋在山上一條一條白色的小路,而那些又有多少人流過血和汗,和淚走過!

飛機落地了,映入眼簾的是大大的機場,現代化的機場,更讓我意外的是那些來接機的人,來接機的人,或是要去不知名地方的人,各個穿的拉,提的,抱著的,都是很流行很時髦的行頭,車子來接我們,一路上高樓聳立,密度不會輸給台北,這就是『貴州』。

在我的心裡,又是一陣悸動,我在大陸總共去了有八個城市,在大陸還有多少個城市是這樣...?現在已經無法想像了,就像有一次去幫大陸人到河北去看墳墓的風水,經過了一大片寬廣的平原,種的玉米,農作物一望無際,沒有盡頭,看不到盡頭,平原就像海沒有盡頭。

而我之前還能在腦海中想像的大陸,但我這次徹底的打破了我的想像界限,無法想像,沒有邊界,只看了一個城市還可以想像還有界限,看了兩個也還有,看了三個也 還有,但看了四個、五個、六個、七個、八個城市時,已經無法想像,因為後面還有多少個城市是沒有看過的.........

而我這隻小青蛙跳出了那個井,才知道天、地有多大,在台灣常常南北奔波算什麼?常常出國,泰國、香港、新加坡又算什麼?頓時覺得這些都不算什麼!

在回家回程的飛機上,由於是坐北京直飛高雄的飛機,在飛機上聽到的都是台灣話,不然就是台灣國語,感覺好親切的溫暖,把我那不切實際的心和沒有邊界的心,頓時拉回了現實,還是現實的社會,實實在在的過我的小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