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說到符咒、降頭、符令、法術、做法,還有苗疆那一帶傳說中的「蠱」,還有前陣子傳說中的什麼屍油,還有什麼......太多太多的這些巫術!

其實這些東西,就是看不到的「人」、無形的,例如神、鬼用的「藥方」,就好比在人世間看的到的「人」、「醫生」開的「藥方」。

在人世間有西醫、有中醫、有密醫、有獸醫、有跌打損傷,再分細一點有跌打損傷、心裡醫生、外科、內科、腫瘤科......太多太多了,這些醫生所開出來要治人病的「藥方」!

但也有的人,用毒品、用毒藥來做一些害人害己的,現在新聞也鬧得很大的毒澱粉,一些平常用的化學用品,也流入了人類食用的食品裡面,所以不管有形和無形,都有黑暗的力量和光明的力量。

在無形的世界裡,光明的力量,開出來的藥方,就是在幫助人類,例如:夫妻和合、家庭和樂、身體健康、招財進寶、擋煞氣、擋小人......等等,是用來幫助人的,而不是用來害人的!是服了這帖藥是有幫助的,而不是來陷害別人的。

在無形的世界裡,也存在著一股黑暗的力量,這股力量就是會用一些邪術來控制人來陷害人,來為了要達到自己的目地,要逞自己的私慾來使用的,在我的經驗中,不管是使用者或是施用者,都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而且還死的很難看,因為當用了黑暗的力量,就像是毒品,化學工業用的東西,會快速死亡,而且都死的很難看。

話還是要說回來,多行不義必自斃,不要用那些邪術,只要多行善,自然而然好事就會跟著來!

有一年我和我先生一起去上海,去幫我先生的朋友看風水,因為他在上海開了一間飯店,所以我們去幫他看風水。

看完風水後,我就先回房去休息了,我的先生還在和他們喝酒聊天,在座的有一名女子,問我先生說:「大哥!請問你,你太太有符令嗎?」我先生問她說:「妳要什麼符令?」她也很坦白的說:「我有一個男朋友,我想他的心在我這邊,不要在他老婆那邊,所以我想要跟你太太討一張符令,看可不可以讓我們兩個恩愛,讓他和他太太離婚!」

我的先生在當下,因為酒過三巡,而且這位女子看起來又很柔弱楚楚可憐,我的先生就跟她說:「妳等等阿!我太太好像有帶符令來,我去看看!」

結果我先生回房裡來,看我睡了,就自己拿了一張夫妻合何符去給那個女子,而且還教她要怎麼用,那位女子就高高興興的立馬奔回家去用符給她的男人喝!

過了三天,我們人還在上海,我先生的朋友(因為我們就住在他朋友開的飯店裡)一大早來敲我們的房間,非常慌張!

我連忙開門,問怎麼回事?什麼事?那麼急,我先生的朋友說:「大嫂,妳的那張符令怎麼有問題,我的那個朋友,回去把符令照著大哥說的弄給她的男人喝,結果昨天半夜,她的男人把我的朋友給痛打了一頓,而且還把行李都收拾乾淨,說要回去找他老婆了!」

我聽了一頭霧水的摸不清頭緒,因為這中間我完全不知情,這時我老公酒也醒了,人也清醒了,趕快跑來說:「糟了!我那天喝醉了,因為我想說她要男人愛她,我給了她夫妻合和符,唉呀!錯了錯了,因為她不是他老婆啊!不能給那個,所以他當然回去找她老婆了!」

這時我才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我的先生的朋友和我都超無言的,我先生還很不好意思的說:「那個男的的老婆,一定常常有在燒香拜拜,所以才會這樣子,該是誰的就是誰的,小三本來就不對嘛......」

我先生的朋友說:「問題是小三是我朋友,我朋友現在來找我算帳,她被打的像豬頭一樣........」

這就是光明的力量,在庇護著每一個人,邪惡永遠是不勝正的,黑暗永遠是短暫的,永遠擋不住太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