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去新加坡諮商,我也算是開了眼界,不同種族的人,真的就有不同種族的問題。

一位韓國人來諮商,她不會說華語,但她會寫一些漢字,奇特吧!她也聽不懂。

所以她說英文,我當然就不會說囉,就要透過一位翻譯官寶珠小姐了。

在要幫她諮商時,她先生的祖先來了,她先生的祖先說:「她生意不好就是我們弄的,我們非常不能諒解她,我兒子跟她結婚,她就鼓吹我兒子到新加坡來發展,完全沒有經過我們同意,而且到了新加坡,他們十年了都沒回韓國來看父母,他們真不孝,所以我們才不要讓他們在新加坡賺錢,要讓他們陪錢,他們才會回韓國!」

翻譯官把原文翻譯給這位太太聽了,這位韓國太太問說:「怎麼辦?」

我今天見識到韓國的祖先了,真是敢做敢當,一點都沒再怕的,真是厲害,我算是開了眼界了。